吳氏宗族
吳承仕生平簡記

轉貼:北京師范大學——百年校慶——師大逸事——吳承仕


吳   承   仕

  吳承仕(1884一1939)   字?齋,又作檢齋,安徽歙縣人。國學家。清末舉人,辛亥革命后任司法部僉事。曾在北京大學、中國大學任教。在北京師范大學國文系任教授、系主任多年。晚年接受馬克思主義,加入中國共產黨。


慷慨解囊資助學生

  “九·一八”事變以后,蔣介石派他的侄子蔣孝先帶領憲兵三團駐防北平,以武力鎮壓進步學生運動,搜捕共產黨人。北平處于黑暗統治之下。在這民族危機日益深重的歷史關頭,吳承仕進一步認清了國民黨反動派背叛革命和人民的丑惡面目,對國民黨的投降政策表示強烈的痛恨和反對。1931年吳承仕任北京師范大學教授會主席,即舉行全體會議,一致通電南京政府,要求抗日救國。與此同時,他密切關心著進步青年的抗日救亡斗爭,慷慨解囊,資助他的學生們出版進步的文藝書刊。例如1932年北師大國文系學生王志之,以"含沙"筆名寫完揭露國民黨九師反動當局鎮壓學生罪行的小說《風平浪靜》無法出版,吳承仕知道以后,獻出資幫助他在西單附近開設"新文藝書店"。為了立案,需要五家殷實鋪保,又是吳承仕幫助他解決了這一難以解決的問題,并介紹他承租了西單南佩文齋雙間鋪面,使這一進步書店順利開業。1934年冬,中國大學國學系學生余修,聯絡本系進步同學,成立了"大風詩社",編輯了《大風》詩刊,他們要以詩歌為武器,去喚醒沉睡中的華北青年。詩刊編好后,印刷、發行遇到了困難,吳承仕得知后,又擔負起《大風》詩刊的印刷經費,并多方設法,再次聯系介紹他們去人文書店,由該書店經銷《大風》詩刊。吳承仕就是這樣對進步青年的愛國活動,給予了熱情的支持。他的學生齊燕銘、管彤(張致祥)這時己經是愛國學生運動的積極分子。后來都成為了北平地下黨組織的重要成員。1935年"一二·九"學生愛國運動爆發以后,吳承仕先生已年近花甲,他卻抱著滿腔抗日救亡的熱忱,投入挽救祖國危亡的革命洪流,與熱血青年們緊密地團結,奮勇前迸共同戰斗。他積極支持學生自治會的活動,不僅在精神上,還在物質上和經濟上給以大力支持。學生們開會有時找不到會場,他獻出錢資助,在西單鴻春樓租房做會場,把飯堂變為宣傳抗日救國的課堂。他不顧年紀,和青年們一起步行到西山櫻桃溝去露營,在營會上發表演說,鼓勵青年們的愛國熱情。他參加發起北平文化界救國會,支援上海文化界著名人士馬相伯先生組織救國會的抗日組織,親自征集簽名,并把簽名簿拿回家去給家人宣傳說:"多一個人簽名就多一份力量。"讓母親、妻子、子女和兒媳、孫子都簽了名。


巧用者巷保護學生
  "一二·九"運動以后,北平反動當局加緊迫害進步學生。用另組新學聯、開除學生領袖、取消學籍等種種手段打擊和破壞學生運動,使許多愛國青年失學。師大的反動教授楊立奎,與反動當局一起,操縱指揮 "師大抗敵反共救國會",加緊對進步學生的迫害。吳承仕在報紙上連續發表文章,揭露楊立奎的丑行。如在 《新學生團體的出現》一文中,支持北平師范大學340名學生簽名否認參加新學聯。在《袈裟與手槍》一文中揭露反動派"需要袈裟時,就把手槍藏在袋裝下面用架裝作掩護,不用袈裟時,就用手槍來代替袈裟"。他還針對青年們的思想撰寫了《讀書與救國》一文,剖析了理論與實踐,讀書與現實斗爭的關系,引導青年學生樹立正確的方向,"平常時期,要為救國而讀書,在國難當頭時,就要為讀書而救國"。為了營救被開除和受迫害的學生,吳承仕在1936年暑假,利用他在中國大學擔任國學東京主任的機會,倡議在新生人學考試時,為吸收進步學生返校創造條件,親自為國文試卷出題,并親自口試、評卷。他出的作文題是《無敵國外患國恒亡》,當時正值國難之秋,這樣的題目可以測驗出學生的政治思想傾向。他在評分時,特別留意于具有進步思想傾向的學生。曾被清華大學開除的進步學生黃誠,就是在吳承仕主持閱卷時以"特別錄取生"資格錄取的。黃誠后來成為我黨骨干,皖南事變時犧牲。還有的青年是在口試時問讀過什么書?有什么感想等,從細微的面部表情發現學生內心深處秘密。許多曾在師大和中大求學的青年,如孫楷第、王重民、臧愷之、王志之、張致祥、王西彥、余修等均被錄取,后來都成為黨的優秀干部或知名學者。雖事隔半個世紀,還能記得他們人學考試時吳老師親切慈祥的面容和問話的情景。


教 子 成 材
  吳承仕曾為父親住宅的大街門上寫過一副對聯:“人在白日青天下,家住方壺椿樹間。”紅漆油底,黑漆描字,十分漂亮。一年正月初一吳先生率長子吳鴻邁去給父親拜年。吃午飯時老祖父間幾位孫輩:“街門上的對聯,你們看見了嗎?誰能講得來,給我講講看。”吳鴻邁的叔伯大哥搶先發言:“現在全國都摘下了五色旗,換上了青天白日旗。”講了這副對聯的上句,如何貼切現實。另一位哥哥因為和祖父住在一起,馬上接著說:“咱家住在永光手中街,它的南鄰是椿樹胡同,北鄰是方壺齋,所以下句對聯更妙,指出了咱家的地址。”吳鴻邁當時是師大數學系預科班的學生,在一旁一言末發。吳先生問他:"你為什么不講話?"鴻邁說:“話都被哥哥們說完了,我沒有可講的了。”吳先生說:“你不會把‘方壺’和‘椿樹’的出典講一講嗎?”因鴻邁不知這兩個典故一下子楞住了。吳先生想說他幾句,又考慮到來給父親拜年不要給老人掃興,正巧菜已上桌,被老人用話岔開了。
  過了幾天,吳先生把兒子叫到跟前,還是要他解答"方壺"和"椿樹"。因為鴻邁事先查過了書,馬上作了回答:“‘方壺’二字的意思是海上三山神仙所居,中有一山,名為方壺,東方朔成仙后就住在方壺山上……。‘椿樹’二字的意思是在‘大椿’二字,莊子上講過,。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歲為春,八千歲為‘秋’。爸爸把‘方壺’和‘椿樹’聯系起來,有祝爺爺長壽的意思。”鴻邁講完很得意,以為父親要夸獎自己兒句,沒想到吳先生卻說:“逼著你問一問,你就去翻翻書敷衍敷衍,不挨說,就不知道自覺去讀書,你已經做大學生了,還絲毫沒有‘一心向學’的意思,這樣下去怎么行啊!”從此鴻邁牢記父親的教訓,刻苦攻讀,不但數學成績優異,文史知識豐富,善昆曲,會書法,詩詞歌賦也很精通。師大畢業后,就留校任教,幾十年如一日辛勤耕耘,成為數學系卓有成就的教授之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侯剛)

在線客服服務
重庆快乐十分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