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畫之鄉
江南吃春

2008-4-1 12:00:05  
  草長鶯飛,柳色青青。江南的三月天,是鮮活的。古人數不盡的描寫江南春色的詩句: “小樓昨夜聽春雨,明朝深巷賣杏花”……江南的春景另人留連忘返,更有那春景催發的令人饞涎欲滴的春菜,春果,春草。

    竹筍
每年冬末,竹筍就在泥土里醞釀生命,在一根成年的竹子周圍,挖開厚厚的土,總有鮮嫩的幼筍,毛絨絨的皮呈深褐色,筍尖的花是淡黃色,這時的筍謂之冬筍。冬筍味道鮮美,煲湯炒肉隨你怎么弄,都好吃。但挖冬筍非常費功夫,所以不多,價格也貴。
等一開春,這些在泥土里憋了一個冬天的筍子就一個個削尖腦袋往外鉆了,毛絨絨的筍衣呈深褐色,花也是褐色的了。這時的筍謂之春筍,春筍略有澀味,但并不影響它的美味,為了去澀,一般都是與腌肉放在鍋里煮個把小時,這時筍的香氣隨著肉香飄出,聞之,食欲大增;食之,清脆鮮美。春筍多,易收獲,價格便宜。到了春天,幾乎家家都在吃筍,燉著吃、炒雜醬,或是曬制成干筍儲藏起來,用來燒肉,炒青椒,又香又脆。
但是最好吃的還是到了茶季時,山上水邊那些小竹筍,小竹筍分好幾個品種,我只知最好吃的小竹筍是水筍,最不好吃的小竹筍是石灰筍,如果問農人,他們可向你報出好幾個品種的。小竹筍細溜溜的身材,筍皮光滑,呈現細小的豎紋,肉味極其好吃。大人往往把小筍根部那節已老的筍節截斷,對著筍節吹,能發出悅耳的聲音,筍衣可做成傘形,這些皆可為孩子帶來快樂,孩子的心容易滿足。這又是吃之外的樂趣了。

    草莓     
    草莓是野生的,而不是大棚里陽光不足,露水不足,生長期不足的產品。有草本生的和灌木生的兩種,方言發音為“夢”,很別致的一個名,另人暇思翩翩。草本的莓,叫“地夢”果實大,色澤深紅透亮,表面布滿一個個小蕾,汁水足,味甘甜,田畔路邊茶地特多。在家鄉的山腹里有一處農業學大寨時修的梯田,由于地瘠缺水,最終荒了。雖荒但是野草卻發瘋地長,其中就有“地夢”,每到茶季孩子們也放假,三五個約在一起去采摘,背著小竹簍子去,總會滿載而歸。品著甘美的果實,實在不亞于任何一種水果的滋味。但令人難忘,一想起就口舌生津的是那長滿刺的灌木生出的“夢”,叫“樹夢”,“樹夢”生長在陽光充足的坡地中和路邊,果實為桔紅色,色澤淡,象是蒙著一層薄霧,真是如夢如幻。“樹夢”果實如花生米一般大小,為半圓型。記得小時候,到了茶季,母親從外收工回來,總是帶回一些“樹夢”,“夢”包在一張大樹葉折成的包包里,然后用細樹枝夾住。打開樹葉,就是打開一個“夢”。“夢”就是甜中帶酸,酸中帶甜的那種滋味,吃了打巴掌都舍不得放。

      馬蘭頭
    在路邊溪邊水溝邊,總之濕潤的泥土上,就有綠油油的馬蘭頭了,食用馬蘭頭最好是清明前,過后就老了,味道也差。挑食馬蘭頭就是踏春,邀上幾個伙伴,拎著小籃或袋子,一把小剪,找一處水草豐盛的灘地,一面嘻嘻哈哈的聊,一面用剪子挑,一會功夫就可挑出一盤了。挑回的馬蘭頭洗凈之后,不可直接下鍋炒,要用開水淖一下,然后盡量擠出水份,用蒜泥、味精、干椒粉或辣油、麻油一拌,是一盤好菜。馬蘭頭清香獨特,極盡春天的芳香了。

    江南春天有充沛的雨水,濕潤的空氣,一切都顯得水靈靈的。連那野草拽一根放在嘴里嚼,也是甜滋滋的。好吃的還有蕨、五加皮、野蒜、香椿、薺菜, 吃一個春季, 鮮活一個春季. (轉自故園徽州丑小丫)

在線客服服務
重庆快乐十分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