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攻略
徽州,想說愛你不容易

作者:老鼠溜溜街 博客鏈接:拍不盡的新安源頭  

       歙縣是古徽州府所在地,這里歷史悠久,文風昌盛,自然景觀優美,曾經哺育了一代代文人雅士,在歷史上向有“東南鄒魯”之稱,還造就了徽商“無徽不成鎮”的傳說。

       歙縣各地的村莊里,星羅棋布著許多的明清民居,著名的如西溪南村的老屋閣,旁有清池做伴,后有花圃為鄰,古老而別致的綠繞亭矗立池畔,坐在池旁的飛來椅上 ,近觀繁茂廠圃,遠眺綠茵田疇,不覺心曠神怡,才子祝枝山曾吟到:“龐公宅畔莆田多,畎畝春深水氣和;五兩細風搖翠練,一犁甘雨展青蘿;魚鱗強伏輕圍徑,燕尾逶迤不作波;最喜經鋤多骨獲,豐年定愧伐檀歌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8800.jpg

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不解的,是許國石坊,矗立于古城中心,跨街而立,它通體采用堅石建造,巍峨壯觀,古樸典雅。徜徉在高達10多米的石坊下,抬頭仰望:雙雙彩鳳珍禽翱翔于雕梁間,只只飛龍走獸揚威于畫壁中。?
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 怪的,是漫步斗山街頭,滿眼是重樓疊宇的古代民居:有達官貴人的府邸,有巨富徽商的高樓,也有平民百姓的私居,一例是典型的徽派建筑,巍然兀立,氣勢恢弘,徽式門罩上裝飾著磚雕石雕,有山水人物、有飛禽走獸、有神話故事、有錦文圖案,無不精致細膩,栩栩如生。一些大戶人家的門口分立著一對打磨得十分講究的“上馬石”,襯托著高大的門樓和高低錯落的風火墻,給人平添了許多層次美的感覺。這里的古建筑還有一個特色:除了大門之外幾乎是全封閉的,墻高但不開窗,屋內配以天井。由于徽州男人長年在外經商,家中只剩下老弱婦孺,所以建房時必須把安全,也就是防火防盜放在首位,所以才采取高墻、無窗的結構。而天井的作用更為豐富,其一是通風采光,其二是徽式民居的流水檐都是向天井內傾斜,遇到下雨,水就往天井內流,俗稱為“四水歸明堂,肥水不外流”,正好切合了徽商“財不外流”的愿望。斗山街是歙縣一條古街巷,長約五百米,蜿蜒曲折,一色的青石板路面,兩邊是用各色鵝卵石鑲嵌成的梅花、如意等圖案,雅致誘人。街頭巷尾,常常有頑童嬉戲,天真地唱著動聽的童謠:“青石板,石板青,青石板上出黃金;天上星,地下金,一路石板數不清。”如果你恰好路過,又恰好聽到這稚嫩的童謠,不由你不覺得這是一幅幅情趣橫生的民俗風情畫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6763.jpg
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鮮的,是如同江南水鄉一樣,歙縣昌溪村有水從村邊流過,有橋連接村頭兩岸,但這里流淌的是更為清澈的山泉小溪,在沒有漣漪的時候,泉水明凈可鑒,把黑白斑駁的老屋靜靜地映在水中央;這里的橋是更為簡樸實用的木頭橋,如婷婷少女般的站立在河面上。在山氣朦朧、晨曦初露的清晨,趕集的村民,頭戴斗笠,肩挑籮筐從木板橋上走過,橋下流水潺潺,白鴨信步;石磯上, 村婦洗衣搗素,河岸邊,小舟獨自橫躺……耕牛從山澗的木頭橋上緩緩渡過時,村莊已是炊煙裊裊,倦鳥歸巢,閑云野鶴,暮靄煙霞的時候,醉了,就醉在這夕陽的落山夏日當中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8702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戀的,是讓人驚異的歙縣三陽的古祠古樹。無論在古老的村莊中,還是在山野的小河邊,高大古祠堂、茂密的大樹,把歙縣三陽裝點得秀美清新而古意,樹冠蓋天的,彎腰過河的,粗壯如漢的;每一座古祠,每一抹光影里的老屋,每一棵老樹都是一道道通往風景線的小路!!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7535.jpg

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奇的,是歙縣“燕窩山莊”是山野之村,它沒有江南水鄉那般玲瓏和富裕,但它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上卻呈現出太多的詩情畫意和祥和之氣, 只要走進歙縣的山野,走進歙縣的村莊,你才會怡怡然走進"綠樹村邊和,青山郭外斜”"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"的意境。


       憂的,是午后漫步至漁梁壩。漁梁壩是重新修葺的,之前已破敗多年,可惜用水泥亂補了一氣。漁梁壩的上面是漁梁街。漁梁曾經是一個水運碼頭。做為這個曾經繁華的碼頭上的一條商業街,這條古街也曾繁華過,然而現在的命運,我不得不再次動用破敗那個詞。對這樣的結局我心隱隱作憂。我憂那份破敗,甚至憂那些夾雜在老房子里面分外刺人雙目的新簇簇的房子,徽州的命運,沒有比這條街更具有象征意義的東西了。平日里,這條街上甚至只能見到老人和小孩,年輕一些的,紛紛走開,各謀出路,只有這些對自己的命運無能為力的老人們,搬一張凳子,坐在門口,與其說那是享受晚年的那份安詳,不如說那是一份茫然的等待,祖上留下來的木房子已經開始腐爛,他們和他們腐爛的房子一起過一天是一天。外面是一個流動的世界,然而他們的日子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貧窮,憔悴和等待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6805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恨的,是清晨新安江畫廊的兩岸,許多仿徽式新住宅在這里一座一座的隆起,用各色的瓷磚貼的外貌,學會了大窗戶長窗簾,學不會徽式的庭院,一座擠著一座,密密麻麻。這里的屋檐留不住一只燕子,這是在斷裂的徽州傷口里長出的肉芽,它既傳承不了過去,也承接不了未來,它孤獨的懸在過去和未來之間,代表了不過現在的徽州人重新開始繁華的夢,空砌的夢,在殘破的徽州上用一塊色彩鮮艷的尿布打上的補丁,并且就連這塊嶄新的尿布本質上也是如此殘缺,其實遮不遮,蓋不蓋,都是掩飾布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7448.jpg


       短短幾天跟隨《你好新安江》走進歙縣,走進徽州。如今的徽州,婺源和績溪它們就像是父親的兩個親生兒子,娘心頭的肉,游的游,走的走,現今依舊沒有回頭。愛你徽州!是因為血與脈絡難分難舍;恨你的是物欲橫流的社會把你的身體沖擊的千瘡萬孔。

       母親啊!徽州;想說愛你說愛你不容易,讓我喜歡讓我憂。。。。。。

在線客服服務
重庆快乐十分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