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攻略
情系石潭

小小山村吸引人:情系石潭

標簽:

旅游

 

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            作者:黃貞明

 
      “日月如梭,光陰如箭”一晃幾十載就這樣不知不覺地匆匆而過。當年還是熱血青年的我似乎突然地就變成了小老頭。但留在我心靈深處那段美好的記憶,和對石潭的眷戀一直深深地打動著我,讓我銘刻在心底,讓我難以割舍,讓我永久回味……

  每年的三、四月份,皖南春光無限,我們臨安這群搞攝影創作的“發燒友”,在臨安文化館攝影干部——陳潔老師的帶領下,像家燕歸巢那樣,心兒早已飛進向往已久的石潭。陽春三月,石潭起伏連綿的油菜花,開滿山崗、微風吹來掀起層層波浪,那金色的旋律隨風蕩漾。桃花、梨花,還有那滿山遍野的映山紅像燃燒般的火焰,點綴著春的喜訊。

  石潭,是一處坐落于臨安西側,歙縣之東的山脈。也是浙江與安徽省交界的兩隔辟,昱嶺關為兩省的分界線。臨安離石潭也最近,這里雖然山體不高,卻時有云海,時有雨霽,給人以無窮的變幻,宛如仙國。這里有春的黃花,秋的貢菊,夏的綠蔭,冬的雪被,四季璀燦,處處韻味無窮,十分入畫。這里有許多建于半山腰上的山村,多數吳姓山民,留存著一千年前從吳國遷徒過來的故事。還有那依然徽派的建筑,也在綻放出同化之后的文化脈弦,弦聲依然悠悠……

  每到春天——擋不住的誘惑,像勾魂似地,讓我們這些“攝影發燒友”神魂顛倒,心兒早就飛向皖南石潭。

  最早我們跟著陳老師到皖南歙縣三陽坑一帶攝影創作。因為我們以拍攝古祠堂為主,三陽坑有所小學正好在古祠堂,那里自然成了我們創作的寶地,我與施宇群、吳培毅、蔡鐵宏等幾個小年輕在那兒不知道拍了多少個膠卷。后來我們又跟著陳老師在塘里、霞坑、石潭,尋覓著精彩的瞬間。陳老師是第一個發現石潭美景的人!那是幾十年前的一個春天,他帶我們幾個毛頭小伙子到石潭這塊攝影風水寶地、創作的處女地。那晚我們就住在石潭山腳下。第二天早晨五點左右,我們上山。

  六點多鐘,我們便到了北山嶺上。前幾天正巧下過雨,早晨剛止,正巧碰見云海。

  哇!太美了。多么美妙的畫卷鋪陳在我們的眼前!北山村在煙霧中,仿佛像畫家潑墨的《水墨山莊畫》那樣神奇;此刻的我恍惚覺得自己騰云駕霧在天上人間似的。傾刻間,霧海涌起,像潮水襲來,白浪翻卷,向自己身邊慢慢蔓延過來,那壯觀的場面讓我們激動不已。

  真的太美了!真可喟是“云飛霧騰,云山霧海,村莊疑是浮在白云之上,山景如畫,山村農家錯落有致,身邊的桃花、油菜花點綴其間,美若仙境。激動之余只聽見“喀嚓、喀嚓”相機歡樂的快門聲,我心想這次定有杰作了。但哪里知道,我那次去皖南由于照相機在車上震壞了,拍的作品等沖出來全了泡湯!我還曾經為此哭過鼻子呢。總之,石潭攝影的點滴故事成了最讓我回味的人生經歷。

  猶記到北山嶺去拍照,在山腳下捧了只很肥的小羊,上山拍照做陪體,到半山腰的涼亭邊我放下小羊休息,結果小羊滿山遍野地跑,讓我追出一身熱汗總算給逮住。

  猶記那年春天,我與陳潔老師在皖南三陽坑荷花形村攝影創作,突然間瓢潑大雨、狂風驟起,無奈之下我與陳老師躲進石橋底下避雨,舍身護相機,我倆卻成了落湯雞。

  猶記那年冬天,我們在石潭北山嶺上拍結婚的迎親隊伍,我們四、五個攝影人在山坡上像獵狗追野兔那樣橫沖直撞,晚上回到農家宿舍,說起這事,大家都忍不住“咯咯”地笑了起來……

  猶記那個晚上,在皖南富坑村喝喜酒,陳老師喝酒很豪爽,山村老百姓憨實好客,豪爽的陳老師連干了斤把白酒下肚,然后醉倒了。第二天一早我們又上路搞創作,陳老師無力地坐在冰凍的小山坡上,眺望遠處,多美的山色!于是他用美能達照相機按下了這張晨曦中的山村作品,并在當年《大眾攝影》影賽中獲三等獎,題目是《云霧山中又一村》。

  猶記,陳老師在皖南農村小學拍攝的《山村學子》,2000年在“人類貢獻獎”年賽獲得二等獎。

  猶記,我在皖南拍的一張豐收時節的作品在《香港畫報》雜志發表并獲優秀獎,題目是《五月人倍忙》……

  再后來,陳潔老師把仙境般的攝影基地毫無保留地告訴了王秋杭、朱衛平、劉士斌等杭州的攝影界朋友。就這樣,每到春天,石潭就成了攝影人朝拜的圣殿,石潭沸騰了;無數攝影作品在石潭誕生,并在國內、國際獲獎,同時吸引了國外的攝影家向石潭邁進。

  了不起啊,石潭! 石潭,讓我如此瘋狂!石潭,讓我為你歌唱! 石潭,讓我永遠向往和迷戀的地方……

在線客服服務
重庆快乐十分计划网站